当前位置: 首页>左侧栏目>往事回忆
难以忘怀的往事

    有幸在吴波部长身边工作了四年,让我有机会走进他的生活,接近他、了解他。老部长给人的印象,既是一位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老人,也是一位能够感化人的思想、洗礼人的灵魂的良师。大家都尊敬地称他“吴老”。

  那是19909月的一天,领导找我谈话,正式委派我做吴老的秘书。那时的吴老已离休多年,赋闲在家。意想不到的是,此后发生的一切,会对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产生深刻的影响。

  西单大酱坊胡同20号是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四合院,周围是大片老百姓居住的低矮平房,吴老已在这里住了整整40年。吴老的屋子很干净,但家里的陈设却异常简陋。北房的堂屋用作会客厅,屋内放着一长两短三个旧沙发,两只旧藤椅。靠北墙是一组老式书柜,据说在1998年想处理掉这组书柜时,连收废品的都不要。客厅里唯一称得上“新”物件的是一幅条幅,上书“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陈云同志送给吴老的礼物。

  吴老的穿着非常朴素,正如那句老话: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外衣褪色、内衣“毛边”,缝了又缝、补了又补。一天,吴老忽然对我说:“王秘书,帮我做一身中山装吧,要快一点。”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莫名其妙地站在那儿发愣。吴老笑了笑,顺手递给我一封信。信是谢老(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同志写来的,她邀请吴老去钓鱼台国宾馆参加“毛主席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我恍然大悟,赶忙打电话,请“红都”服装店的师傅前来,为吴老量身定做了一身新衣服。这是我在他身边四年来遇到的一件新鲜事——唯一一次吴老主动提出为自己置办新装。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但吴老每天的食谱却十分普通,用粗茶淡饭来形容也不为过——早上是一碗稀饭、一个小馒头、一个鸡蛋,一点咸菜,外加一杯酸奶;中午是一碗米饭、两盘小菜也是肉丝炒青菜,吃剩的饭菜要留好,等晚上热热再吃。由于房子的内墙皮大部分脱落了,做饭时蒸汽一熏,棚顶上的白灰飘落下来,有时就落进了饭碗里,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吴老总是淡淡一笑了之。

  吴老的言传身教也让我的家人受益匪浅。那时,我收入不高,日常开支再加上孩子的学费等开销,经济压力比较大,时常因为需要添这个、买那个的琐事发生一些不愉快。一天,我把家人带到了吴老家,回来的路上,爱人说:“与吴老比起来,我真感到挺知足的。”

  吴老紧衣缩食过着清贫的生活,但他却经常给生活有困难的老战友和贫困的乡亲寄钱,还多次给希望工程捐款,尽其所能表达他的爱心。在我之前担任吴老秘书的几位同志已悄悄记下一份长长的名单,那是他多年接济困难同志和亲友情况的实录。上世纪60年代中期,曾经在吴老身边工作过的一位司机师傅,孩子得了病,没钱交医药费。得知此事后,吴老立刻解囊相助,让秘书寄去100元钱。因为救治及时,孩子转危为安。事后,这一家人感激不尽,逢人便说,是吴部长给的救命钱,真不知道怎样报答他才好。

  在吴老身边工作,常常会感到一种亲人般的关怀和温暖。吴老知道我们夫妻俩收入少、孩子小的情况,逢年过节或换季的时候,他就让邸老硬往我的书包里塞些钱,并小声告诉我,回去给孩子买点礼物吧。每到这时,我就会感到浑身发热,心砰砰直跳,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吴老对外人慷慨,对自己的孩子却不会这样大方。他的大儿子吴本宁曾亲口对我说:“父亲要求很严呦,我们有了事,可不敢向他开口,说了也白说。”有的秘书曾大胆地问吴老,别人都给孩子存钱,您也得给自己的孩子们存点钱吧?吴老说:“在延安时,我就确立了一个愿望:一生不留财产,也不给孩子们留存款、留遗产,这个不会变。孩子们要靠劳动养活自己,他们有能力过好生活。”

  吴老离休后很少出门,生活内容简单,甚至有些枯燥,每天除了听我读一读带来的文件,就是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重要文件他会听得很仔细、很认真,却很少发问。除非重要段落,他才会提醒我再读一遍,然后又合上眼睛陷入深深的思考。吴老待人和善、礼貌。每当我做完一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份内之事,他也要说一句谢谢,让人感到非常温暖。

  吴老说话很少,但一旦做出了什么决定,就很难改变。为了丰富吴老的晚年生活,部领导曾多次劝他到外边走一走、看一看,换换环境,都被吴老一一谢绝。一次,我看吴老高兴,趁机向他提出了这个建议,吴老看着我,语气严肃地说:“到省里去,老同事、老朋友都要陪我,这样,会给地方的同志添许多麻烦,耽误人家的时间和工作,还是不去为好啊。”有一天,在大家的劝说下,吴老终于勉强同意到北京近郊大兴西瓜节去看看。临走时还一再叮嘱,不要惊动大兴的同志。不料,快到中午的时候,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我们被赶来的县领导围住了,他们费尽了口舌,吴老才同意留下吃午饭。饭后,吴老一直看着我交清了饭钱后,才让司机开车离开。

  在我为吴老服务的四年中,他始终坚守三条原则不变:一是不给组织添麻烦。二是不为自己的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谋取特殊化。三是不宣传自己。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200010月的一天,我接到吴威立同志(吴老的三儿子)的电话,要我去吴老家,一起研究老人立遗嘱的事。我的心一沉,深感此事重大,连忙放下电话,向吴老家赶去。果然,当我走进吴老的房间,就感到屋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吴老的儿子和儿媳都在,除我之外,还有老干部局的梁志义同志。大家神情严肃,屋里静得掉地上一根针也能听得见。那时的吴老刚刚出院不久,身体虚弱。他靠在躺椅上,不时抬头扫视着屋里的人们,目光坚毅又坦然,我理解老人此时此刻的想法,他在告诉大家,此事要办好。遗嘱的全文如下:

  我参加革命成为一个无产者,从没有想过购置私产留给后代。因此,我决定不购买财政部分配给我的万寿路西街甲11号院4号楼11011103两套单元房。在我和我的老伴邸力过世后,这两个单元住房立即归还财政部。我的子女他们均已由自己所属的工作单位购得住房,不得以任何借口继续占用或承租这两个单元房,更不能以我的名义谋取任何利益。

  我去世以后后事从简,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火化后骨灰就地处理不保留。

  遗嘱下方有吴老的亲笔签名,我和梁志义同志被指定为见证人(签名),吴老的孩子们也都依次签上自己的名字。这时,大家都被这种庄严的气氛所震撼,无不肃然起敬,都为吴老的高风亮节、克己奉公、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所感动。

  吴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人们:他永远忠诚于党的宗旨,永远忠诚于党的信仰。

  晚上,我回到家中,讲述着白天的所见所闻,家里人都为吴老的人格魅力和高尚情操感叹不已。

  我想起了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中写下的那段话: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吴波同志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财政部退休干部、吴波同志原秘书王沈京)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