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左侧栏目>往事回忆
回忆抗战的岁月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回顾抗日战争中那烽火硝烟的峥嵘岁月,日本侵掠者采取残暴的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日寇惨无人道、无恶不作,桩桩血案,永世难忘。回忆我抗日军民同日伪军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我一家人参加抗战及我当儿童团长进行抗战活动的经历,虽隔七十多年,却依然历历在目。

  我家乡河北省曲阳县,地处冀中平原与太行山交界处,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驻曲阳县西邻的阜平县。日军妄图打击和消灭我军,便首先把主要矛头对准我边区的领导机关,曲阳是日军进犯阜平的必经之路,是敌我争夺的重要战略要地。曲阳人民抗日武装力量既肩负着为边区军政人员输送给养的重任,又承担着抗击日寇进剿晋察冀领导机关的战略任务。日寇不惜一切代价,先后五次从保定、定州调集重兵疯狂地扫荡曲阳。因此,曲阳是晋察冀边区抗日的前沿阵地,必然成了同日寇残酷斗争的主战场。曲阳是经历了鲜血洗礼的曲阳。曲阳人民在抗战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付出了血的代价,抗战八年中曲阳人民历经血雨腥风,谱写了一页页血与火、生与死的壮丽篇章。

                               抗战中的一家人

  我的大哥陈玉禄抗战时担任曲阳县武装部长,在他的带动下,我们一家人都参加了抗日活动,我家成了抗日干部和八路军的掩护站和落脚点。父亲是抗日的村主任,母亲是拥军抗战的老妈妈,为救伤病军人和抗日干部付出了许多心血。为救护抗日干部军人,带领儿女纺棉织布在抗战的艰苦岁月里给来家的人员做了20条被子,解决了当时的铺盖问题,为伤病员专养一群母鸡下蛋补充营养;奶奶专门看护来家的伤病员,喂水喂饭;姐姐是当时村妇救会主任,组织全村妇女做军鞋军袜。小哥陈玉才是村抗先指导员,后来参加游击队,在运送战略物资过铁路封锁线时,腿部两次中弹负伤,伤愈后参加了抗日运输大队。

  我是当时儿童团团长,组织全村儿童分组站岗、放哨、查路条、保护文件。放哨时分两种站岗形式,一种在村各路口;一种在山坡上。山坡上放哨有标志,防备日本鬼子随时来村偷袭杀人。每次放哨都背着一个大树枝,以树枝作信号随时与村口的放哨联系。如有敌情就摇动树枝,敌人从东来,树枝就向西摇,通知村里的人往西边逃,以免被敌人杀害。这一放哨方式在抗战时是各村的创举。

  儿童送信开会都有标志和暗语,如儿童开秘密会也有暗号,一说暗号就知道在什么地方开会。送信的标志有四种样式:普通信没有鸡毛;有一根鸡毛的不能丢,但不是紧急的;有两根鸡毛的是密件,要绝对保密,而且要快送;有鸡毛加一根火柴的是急信,要飞快地传送。在抗战时儿童团还做好宣传的任务,除唱打鬼子歌,还编演打鬼子的小节目,不仅在村中表演,还在各村宣传,在全区表演比赛中荣获第一名,并代表区里参加县里的大比赛。

                                我家成了转运站

  抗战时期,晋察冀边区领导机关所需物资,一部分是由冀中各县筹备的,几经转运才能送到边区机关和八路军驻地。我们村正处于平原和山区交界处,是转运物资的一条必经之路。在敌人严密的封锁下,运送物资只能靠毛驴驮、人肩背的方式偷运,白天不能走,只能在夜里穿越一道道封锁沟封锁线和哨卡。晚上运东西到我家之后,有时运送人员抓紧吃吃饭、喂喂牲口,休息片刻就起身趁夜赶路。有时把东西运到家,办完交接手续,再由别的同志运走。我家就成了抗战物资的转运站。

  只要物资一到家,全家老少齐上阵,有的帮着装卸货物,有的做饭给运输人员吃,有的负责喂牲口,有的负责清点货物、办理交接手续。经我家转运的物资不计其数,但从未出过差错,受到边区负责物资管理工作同志的表扬。

  抗战军民在残酷的环境下,仍顽强抗敌,反扫荡,反清乡,反封锁,同日伪军进行殊死斗争。

  中国人民经过艰苦的抗战,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我们一代一代人,不会忘记历史,要以史为鉴,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树立爱国思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励志图强。

                                          (财政部离休干部陈晓祯供稿)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