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左侧栏目>往事回忆
追忆在吴老身边难忘的岁月

    2005221日,财政部原部长吴波同志病逝,走完了99年的人生历程。生前,他立下遗嘱:在我和老伴儿邸力过世后,财政部分配给我的两套单元住房立即归还财政部。225日,在北京八宝山送走吴老之后的当天,吴家后人聚在一起开了个家庭会议,一致同意立即上交北京万寿路甲11号院11011103两套住房,了却老人的最后遗愿。

  来去无尘,一位老共产党人清清白白地走了。我在吴老身边工作了12年,他的点滴往事,耳熟能详,时刻铭记于心。

                       管钱的部长家里状况令我无比惊讶

  1993年,当时我还是北京卫戍区警卫一师的一名普通战士。春节前,突然接到领导命令,临时抽调我到吴老家中负责吴老的饮食起居。我学过厨师,有厨师证。原本只有一个月的工作期限,但因为工作认真,我被吴老留了下来,和他有了12年的忘年之交。

  初次来到吴老身边,我很好奇,部长的家里到底是什么模样?吴老当时住在北京西城区缸瓦市大酱坊胡同20号,走进这所不大的四合院,眼前的景象令我有些失望,破烂不堪的小院子,黝黑的墙面,还有掉墙皮的屋顶,这难道就是部长的家?

  当天准备的晚饭更让我惊讶,三菜一汤,雪里蕻炒肉末、豆腐干炒豌豆、炒青菜,还有清水煮豆腐汤,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去吴老家报到之前战友们还都善意地提醒我说,到部长家做饭,要多练习练习高级菜谱的做法,部长家吃的饭菜一定很高级。过去,我虽然没去过大领导家里,但也去过部队科长(正营级)家里,感觉他的家里就已经很好了,管钱的部长家里那还了得。但当我第一眼见到吴老家里样子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想象和现实的差距。仅就餐桌上那三道菜而言,我的手艺应该是派不上用场了。

  随后,秘书把我带到吴老房间,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而且没有一点儿官架子的老人。吴老亲切地问我是哪里人?接下来,又跟我聊了一些家长里短的话,我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了下来,但是,随之而来的心情颇有些失落,从今天开始,我就得天天吃这样的饭菜,住这样的房子吗?因为这里远远不如自己原来部队的生活条件啊。

  但随着相处日深,我有点离不开这个家了。吴老对身边工作人员非常关心,在和吴老相处的12年里,他从来没有批评过我。不仅如此,他还处处爱护我,教导我,鼓励我有空就多学些知识,还让老伴邸力同志给我钱来买学习资料。吴老说,“你还很年轻,一定要加强自身学习,毕竟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是有限的,将来还要到新的工作岗位。到了新的工作岗位,没有文化知识是不行的。”他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对我,让我感受到亲情的温暖,慢慢对这个“家”有了依恋。

                       严以律己的小事折射出吴老的人格魅力

  吴老在大酱坊胡同20号住了40多年。后来,家人考虑到平房冬季取暖很浪费,还要请人单独烧锅炉,就给部里反映情况,部里按国家规定分配吴老两套楼房。房子简单装修后,吴老就搬到了新家。

  后来实行住房改革,吴老的房子完全可以用低廉的价格买下,但他坚决不同意。他说,“我参加工作成为一个无产阶级,买了房就变成了有产阶级”。吴老立下遗嘱,在他和邸老去世后,把房产交还给财政部。来去无尘,实现一生都做无产阶级的理想。

  吴老不仅不买廉价房,百年后还要退回自住房,作为见证人,我深深感到,吴老的家风影响着一代一代人。他4个孩子中,只要有一个人不同意交房,在吴老去世后不按遗嘱办,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是价值千万元的房产,这也是吴老工作一辈子应该得到的,并非搞特殊化。

  吴老生前对自己、对子女要求十分严格。他的大儿子吴本宁响应中央号召,去支援边区。临行前,吴老说,“你去,我不反对。但要约法三章,一不许当逃兵;二不许利用我的关系办事;三要做好长期工作的打算”。吴本宁带着父亲的教诲和建设边远地区的决心,奔向了甘肃省舟曲县。遵照父亲的嘱托,无怨无悔地在舟曲县工作生活了一辈子。

  吴老一生淡泊名利、勤俭节约、乐于助人。平时,吴老吃饭从不挑食,什么都可以吃,吃饭时哪怕掉一粒米都要捡起来吃掉。酸奶喝完后,还要用水涮涮瓶子再喝掉,一点儿都不浪费。每次洗澡水都不许放掉,要舀出来放到桶里,留着以后冲马桶或浇花用。就连用过的牙签,也要反复再用。我看到后,觉得不卫生,就把用过的牙签放到盐水里煮一下,再放到太阳底下晒晒,晒干后再用。吴老看到后,就跟老伴说,“你看,小杨多聪明”。

  有一次,看见吴老穿的一件背心,上面全是小窟窿眼儿,我就说,把它扔了吧。吴老不让扔。他说,这还可以穿,扔了买新的,还要花钱。再说,就是不穿了,还可以当抹布用嘛!当时我特别不理解,认为吴老真抠门。相处的时间久了,才真正了解吴老。吴老是,对自己抠门,对别人却很大方。早年的时候,吴老在书店看到一套《二十四史》,两千块大洋,当时没钱买,就跟老伴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邸老看出了吴老的心思,偷偷攒钱,把它买了回来,吴老非常高兴。但即使这么喜爱的一套书,后来他却无偿捐给了陕西杜斌丞纪念馆。

                        搞财政的人一定要做老实人

  晚年的吴老听力不好。三儿子吴威立从香港回来后,在北京医院花了近两万块钱,为他配了一副助听器。财政部领导得知后,说吴老一辈子清正廉洁,手里没多少钱,就打算让部里给报销了。吴老知道后,坚决反对,绝不占国家一分钱的便宜。那副助听器的发票至今还在我这里。

  画家吴作人和吴老既是同乡,也是好友,感情甚好。吴作人想送吴老一幅画,吴老却坚决不要。吴老说,你的画就是钱,要画就是要钱。还有,吴老生日时,人民大会堂给吴老做了个蛋糕。蛋糕送到家了,吴老硬是没让进大门,说什么也不要。工作人员没有办法,只好又退了回去。吴老常年不出门,有一年夏天,部里领导觉得吴老年龄大了,想请他到北京郊区休养几天。吴老就是不去。我们轮番动员,劝说了好几天,吴老就是不同意。正巧,大儿子吴本宁正好从甘肃来看望吴老。吴本宁说,你们都别劝了,老爷子看我们家人都在,怕去的人多,占公家的便宜。

  过去,部里逢年过节都要发点生活副食品。每次秘书送到家里,吴老说什么也不要。秘书说半天,说大家都有,不是给您搞特殊。吴老就说,那我给钱。因此,每次发东西,都是秘书最头疼的事。有一年,部里“自雇费”调整,吴老坚决不要。别人说,假如您不要,这事就不好办了,还有人家别的领导呢。于是,吴老就只好同意了,却全部交了党费。

  部里新建的办公大楼投入使用后,部领导想请吴老到部里来,看一看财政部的新变化、新面貌。请了好几次,吴老就是不去。我就跟吴老说,不就是请您去看看吗,又不让您干违法乱纪的事,怕什么呀!吴老说,我去了,大家见了我,就得把手头的工作放下来,陪我聊天,和我打招呼,时间白白浪费了。我是闲人,他们都是忙人。

  吴老过去常说,“搞财政的人一定要做老实人,做人要正。”他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典范与表率。

                                      (财政部离退休干部局办公室杨雷芳)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