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当前位置: 首页>左侧栏目>往事回忆

“财政保尔”王凌霄

--访财政部离休干部王凌霄


作者  曹韶男

 

人物简介:

王凌霄,男,1918年2月出生,河北正定人,1938年10月参加革命,1939年2月任正定县抗日政府第二区公所财政助理员,1943年任平山县北冶区公所财政助理员,1944年到正定县财政科工作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任正定县财政科副科长、粮食局长,1948年10月任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路西实物库秘书,1949年4月调至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人事室,1949年10月任财政部人事处保卫科长,后任保卫处长,1956年被表彰为“财政部先进工作者”,1969年被下放湖北沙洋“五七”干校,1975年12年返回财政部政治部干部二处工作,1978年12月任财政科学研究所党支部副书记,1980年9月离休,享受副司级待遇。

 

编者手记:

70年来,一代代财政人矢志跟党走,越过一座座“改革之山”,跨过一道道“发展之坎”,国家财政收入由1950年的62.17亿元攀升到2018年的183352亿元,翻了2949倍。瞩目成就的背后,是财政人的忠诚之实、干净之风、担当之范,是财政人的公仆心、理财志、奋斗情。今天,共和国财政事业根基壮硕、枝繁叶茂,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同样不忘“垦荒者”、牢记“播种者”——新中国财政事业的奠基者。离休干部王凌霄,是目前财政部离退休干部中年龄最大的,也是唯一一位百岁老人,有75年党龄,在财政战线工作41年。抗日战争期间,王凌霄九死一生,左腿光荣负伤、高位截肢,已单腿阔步初心路77个春秋,堪称“财政保尔”。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总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给人们以汲取智慧、继续前行的力量。”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这个特殊年份,汲取的智慧充盈富足,前行的力量倍加强大。回望来路,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坚强领导下,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奋力实现伟大梦想,取得了由站起来、富起来向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回望来路,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熠熠生辉,苦难辉煌的开创者分外高大。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共产党人一代代,铁心跟党走的财政人千千万。王凌霄就是这千千万分之一,他出生在河北省正定县北早现乡平安村,已有75年党龄,在财政战线工作了41年,是目前财政部离退休干部中年龄最大的,也是唯一一位百岁老人。1942年,王凌霄左腿光荣负伤,因无法及时医治、高位截肢。岁月不居,时节如流。王凌霄已单腿阔步初心路77载。今天,让我们共同走近这位饱经风雨的百岁老人。

 

(一)

时光回到战火纷飞、血雨腥风的悲壮岁月。

1937年,时年19岁的王凌霄在保定培德中学读书。暑假军训期间,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爆发,学生们原定2个月的军训提早结束。

当时,负责军训的教官是“七七事变”中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的29军37师派来的,37师110旅旅长是抗日名将、开国将军、建国后任水利部副部长的何基沣。也是通过他们,王凌霄听说了著名的“长城抗战”和一战成名的大刀队,进而萌发了抗日救国的坚定信念。

随着战事的恶化,被迫失学的王凌霄回到平安村。此时的平安村,已不再平安,被日寇扫荡了7天之久,村子鸡犬不宁,村民东躲西藏,牲畜全部抢光,粮食、柴草全被烧光。

日寇铁蹄疯狂踏遍正定。10月8日,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正定惨案”——1506名百姓被屠杀,重伤103人,烧毁房屋106间,还有一些外籍友人被残忍杀害。

印度诗人泰戈尔在《射向中国的武力之箭》中这样揭露日军的暴行:“他们将用刺刀挑起惊天骇地、撕心裂胆的惨叫,斫断千家万户爱情的纽带,把太阳旗插入夷平的村庄的废墟上。”

家园告急,抗战在前。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于敌后开创的第一个抗日根据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成立。11月7日,根据中共中央决定,以河北阜平、山西五台为中心的晋察冀军区成立。年底,八路军进驻正定县,在西北一隅建立抗日县政府。

1938年春,抗日县政府在平安村建立抗日村政权,由第四区公所管辖。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八路军与日寇展开了英勇战斗。

“八路军武器虽差,但打得很勇敢,杀伤日寇不少。第一次看到了真心抗日的军队,八路军不简单,是人民的靠山。”此时,王凌霄对共产党、对八路军认识更深了,敬仰更重了。

住在王凌霄家中的第四军分区公所的同志,经常向他宣传抗日主张。革命的火种被熊熊点燃,王凌霄请托他们引路。1938年10月,经区公所介绍,王凌霄参加了晋察冀边区第四专署区级干部训练班。

“在区级干部训练班受训三个月,是一生的转折点,开始了我的新生。在这里受到了系统的革命教育,懂得了抗日救国的大道理,尤其学习了毛主席著作的《论持久战》,看到了分区领导的艰苦生活以及同群众打成一片的作风,这和国民党政府官员有着天壤之别,真正了解到共产党、八路军才是组织人民抗日的。”忆及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王凌霄感触颇深。

1939年2月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正定县第二区公所任财粮助理员,正式踏上革命征途。

国家危亡面前有大义,王凌霄的大哥、三弟、四弟、四弟媳、大妹妹也都参加了革命。

 

(二)

革命的征途,必然面临生死考验。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王凌霄劫后逃生10余次,单1939年冬至1940年冬一年时间就有4次。

1939年冬,王凌霄到巧妇村侦查敌情,发现日寇仍在修筑通往行唐县的公路,便去了联络点康荣仁家。同在区里工作的康前甫、康弼臣前来同王凌霄会面,突然一群端枪的日寇径直闯进庭院。四人迅疾跑到正在砌墙的东邻家,康姓三人挽起袖子赶忙和泥抹墙。见屋里有台弹棉花机,王凌霄上去就蹬,因为根本没用过,机子愣是没蹬转,房东箭步向前给他脸上抹了些棉花油。敌人搜查半天、一无所获,竟愤愤地把康荣仁家的房子给烧了。以为敌人走了,康荣仁赶紧回家救火,却被伺机的日寇残忍枪杀。因为村里有汉奸,来不及看牺牲的康荣仁一眼,王凌霄他们只能忍痛迅速离开。

1940年初春,一天王凌霄回家夜宿,逢巧日寇合击平安村。拂晓日寇和便衣队突然从房上跳下来,进屋即把王凌霄弟兄三人和两位堂叔捆了起来。在押往县城的路上便进行审问,先审的堂叔王鸿增、大哥王维玺,两人被捕后,日寇释放了王凌霄其他三人。后来才知道,王鸿增、王维玺在四区干革命,两人名声在外。由于汉奸通风报信,日寇立即进村抓捕。因王凌霄在二区工作,距平安村30里地,又不常回家,村里知道他参加革命的很少,这才躲过一劫。

1940年初冬,王凌霄同任克文、刘平三人在抗日县政府驻地灵寿县刘沟村开完会,连夜赶往正定。天还没亮,恰好路过北孙村任克文的堂兄家,三人便住了下来。刚睡下,就听外面人声嘈杂——日寇趁黎明包围了北孙村,村干部派人召集全村百姓,指认谁是八路军、谁是抗日政府干部。任克文堂兄以生病去不了为由,趁机把任克文藏到房顶,把王凌霄、刘平藏进白薯窖。窖口盖着一个破锅,上面堆着两捆谷草,外面看毫无痕迹。不多会,村干部带着日寇勒令任克文堂兄去开会,并把他家里搜了个遍。在村干部的应付下,早饭后日寇就撤走了,王凌霄再次逢凶化吉。

1940年农历腊月初七晚上,王凌霄和杨吉成去南化村村长家谈工作。一进村,就听狗在狂吠。他们没有多想,便去了村长家。还没谈完,忽然听见房上有动静,再细听是有人在走动。他们警觉地快步出门往房顶看,恰巧两个端枪的日寇弯腰往下看,来了个“四眼相对”。日寇一声“你的”,王凌霄和杨吉成撒腿就跑。王凌霄赶紧把文件包扔进小菜园的菜窖里,随后翻墙头跳了出去,幸好掉在堆放树枝子的草垛夹缝里。顿时一片静寂,唯独日寇来回搜查的皮鞋声,是那么的清脆。此时,杨吉成也跑到猪圈藏了起来。日寇以为他们跑了,没有继续搜查。 

一次次惊心动魄,一次次急中生智,一次次化险为夷。

坎坷磨难,远未结束。

 

(三)

1942年春节后,王凌霄左腿膝盖遭受枪伤。

就在这一年,日军残忍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日益加剧。

据不完全统计,这一年,华北所有根据地平均被扫荡约52天,平均每天有两块根据地处在日军扫荡之中。

这一年,发生在冀中大平原惨绝人寰的“五一大扫荡”,被日军称为“1942年间所实行的75次扫荡战中最残酷的一次”。

日寇扫荡正酣。王凌霄受伤后,因敌人近在咫尺,又没有医生,无法及时送到后方医院治疗,被紧急转往百里之外的北孙村地道里躲了起来。

千盼万盼终于找来一名土郎中,不但没治好,反倒更坏了,左腿肿得厉害。区长任克文想尽办法派人把王凌霄送往三百里外的保定思罗医院,一看是枪伤,拒不收治,无奈又辗转两天回到了北孙村。

伤势愈加严重,为尽快护送王凌霄到后方医院治疗,专区协调抽调八路军战士,冒着生命危险突破日寇封锁沟、封锁网,星夜用担架把他抬到刘沟村一个窝棚里,并安排专人照料。

一边强忍伤痛,一边躲避日寇扫荡。王凌霄疼在身上,恨在心里。

一天黎明时分,日寇突袭刘沟村,照顾王凌霄的同志险些被杀。此险过后,王凌霄被转移到杨庄村的一个隐蔽性强的凹地里。空荡荡的凹地,日夜只有王凌霄一人。白天大夫给换一次药,但囿于医疗条件差,伤势进一步恶化。

费尽千辛万难,抗日县政府终于把王凌霄送到后方医院所在地——平山县陈家峪。

由于贻误了治疗时间,只能手术截肢。手术后,困乏虚弱的王凌霄一时间没醒过来,大家都以为他死了。这时,一位来自北京协和医院的医生,赶紧给他打强心针、做按摩,硬是把王凌霄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令王凌霄感激不尽的远不止于此——在那个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为了帮助王凌霄康复,这位医生把自己仅有的麦乳精,慷慨无私地拿出来全部给了他。

得知日寇即将袭击平山地区,手术没几天,王凌霄拖着残腿、强忍剧痛,再次被迫转移。

途中,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手术伤口开裂,并生了浓蛆。清洗伤口后露出一寸多长的骨头,不得不二次手术。

一个月后,王凌霄伤愈出院。没有拐,行动非常苦难。几经周折,他被送到抗日县政府。干过木匠的炊事员老赵,给他做了一副简易拐——把两根木棍从中间劈开,嵌入横向木轴,再用铁丝绑起来。

人生中的第一副拐,王凌霄一直用到1943年年底。

 

(四)

1942年冬,王凌霄拖着伤腿,经平山县、灵寿县、阜平县、行唐县,又绕回平山县。

躲避日寇扫荡之路,也是王凌霄踉踉跄跄的战斗之路。他拄着拐走了多少路无从计算,途中克服了多少艰难险阻更是无法想象。

经县长批准,王凌霄被安置在平山县政府休养。休养不休息,他力所能及帮助区公所财政科打算盘、统计粮票。

安静生活再次被罪恶滔天的日寇打破。1943年9月,日军对晋察冀边区北县区进行了三个月的“秋季大扫荡”,并制造了“阜平平阳惨案”“易县寨头惨案”“平山岗南惨案”“灵寿大寨惨案”“井陉黑水坪惨案”“平山焦庄惨案”等血腥暴行。

根据区公所疏散部署,王凌霄随队伍西进。途中要翻过海拔1270米的天桂山,到南面的黄安沟隐蔽。山上没路,而且遍地荒草荆棘。因为山太陡,上山要趴着上,下山要趴着下。这对拄着双拐的王凌霄而言,无疑是“蜀道难”。

到了黄安沟的狮子坪村,众人用高粱杆、玉米秸和杂草搭了个窝棚,作为临时住所。生活也是异常艰苦,一日三餐没有菜,都是玉米糊糊,从地里找些野菜来,用随身携带的盐拌拌就吃了。

三天后,日寇疯狂扑向黄安沟。王凌霄他们随即跟老乡潜入一个小山沟,两山之间有个小山洞,他们缩着身子爬进去。进洞前,他们已看到日寇在山上摇旗大喊“向西追”。

有位妇女抱着小孩也进了洞,孩子不停地哭。大家都异常紧张,生怕把敌人引过来。妇女赶快给孩子喂奶,还是没哄住,只好抱着孩子匆匆去了别处。

因为山高草深,敌人没有发现他们,便撤走了。

在老乡的引导下,继续寻觅过冬的安全之处,他们来到马路窑村。这个村在山顶上,有七八户人家。进村没有路,只能爬上去,吃水要靠水窖储水或者下山背水,屋里没有灶火,睡的是石板炕,王凌霄只能靠一张狗皮褥子防寒。生活虽然困难,但村里很安全,敌人从没去过。

王凌霄在这里一直住到1944年元旦前夕,在村民的帮助下终于结束了三个多月居无定所、流离避难的生活。

回到正定后,王凌霄继续在县财政科工作。1944年9月一天晚上,是他终身难忘的日子。晚饭后,经县政府党支部书记吴瑞、组织委员陈乐丏介绍,王凌霄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吴、陈对他说:“根据你这几年的工作表现,组织认为已经符合一名共产党员的条件,党支部同意吸收你加入中国共产党,预备期为三个月。”

那一夜,王凌霄高兴地一夜未眠。回忆起那段身拄双拐、跌跌撞撞的艰难困苦岁月,王凌霄对党、对人民群众不尽感激。1947年夏,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6周年大会上,他作为代表发言,满怀深情地说:“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乡亲们也没有我的今天,只有跟着党走、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来报答党和人民的再生之恩。”

 

(五)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傍晚,大喇叭里传来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惨受日寇暴行的正定人民奔走相告,有的喜极而泣,有的欢呼不眠。

1946年春,第三专署财政科和粮食局组建,驻地在行唐县上碑村,王凌霄任粮食局长。后因工作需要,第三、四专署合并为第三专署,赵钧任粮食局长,王凌霄任股长。

这一年的6月26日,国民党以30万军队围攻中原解放区,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全国解放战争由此拉开帷幕。 

据王凌霄回忆,那时解放战争激烈进行,时任边区粮食局长的吴波同志,也就是共和国第五任财政部长,同赵钧同志经常支援前线,一起跟随部队行动。建国后吴波部长曾专程到王凌霄家里看望慰问。

1947年11月12日,红旗高高插上正太饭店,华北重镇石家庄宣告解放。此时,刘少奇、朱德和董必武已率中共中央工委抵达西柏坡。随后,河北省四地委土地会议在平山县尤家庄召开,刘少奇出席并发表讲话。期间,王凌霄被抽调去保障,主要负责财务开支、物资供应等。

1948年9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成立。这年冬天,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路西实物库主任马晨光到专署选调秘书。王凌霄思想正、有文化,工作勤恳踏实,成为不二人选。路西库在正定县东权城村,路东库在曲阳县燕赵村。随后,路西库并入路东库。

1949年春节前,实物库工作基本完成,全库人员都被安排到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4月8日9时,一辆十轮大卡车载有各类物资,从东权城村浩浩荡荡驶向北京城。次日下午15时,平安抵达财政部旧址所在地——前门内公安街1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于本日成立了”,10月1日下午15时,毛泽东同志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从此伟大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那一刻,天安门广场30万军民万众欢腾;那一刻,作为新中国成立的奋斗者、见证者,王凌霄万分豪迈。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不会忘记,伟大的祖国不会忘记,伟大的人民不会忘记。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9·3”前夕,中央决定,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名义,向约21万名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表彰他们的历史功勋,彰显他们的荣誉地位。

胸前挂着金灿灿的纪念章,王凌霄神采奕奕、感慨万千。这枚沉甸甸的纪念章分量有多重?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知道它,始终跟着党砥砺前行的王凌霄知道它。

烽火照初心,赤诚贵比金。无论革命时期的生与死,还是建设时期的苦与累,还是改革时期的乐与福,不管手持拐杖,抑或身坐轮椅,王凌霄始终坚定地跟着党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向财政人昭示着初心之坚、使命之重!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网站标识码bm14000001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