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当前位置: 首页>左侧栏目>往事回忆

“税政匠人”韩绍初

--访财政部退休干部韩绍初


作者  卫波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根据“我与共和国财政”访谈征文活动安排,作为离退休干部局的一名工作者,有幸参与,并很荣幸地访谈了我国著名的税制改革专家、原财政部税政司正司级退休干部韩绍初同志。

 

思想进步的学生时代

 

采访能够还原生活本来的样子。韩老讲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他1931年出生在一个资产阶级家庭,祖父是武汉市的富商,家里经营盐业,家庭条件的优越,使他从小能够接受教育,在香港南华中学读书时,他亲眼目睹货币贬值、贪污盛行、市场供应缺乏、民不聊生的社会乱象,对当权者的腐败无能和列强的耀武扬威有着切肤感受,那时就下定决心:绝不去台湾,决不当殖民地的“子民”,并且作出了一生最重要的而且是最正确的抉择——要回到祖国,回到大陆上大学,接受共产主义思想,追随一切为人民的中国共产党。

忆及此情此景,韩老的情绪很激动,让人强烈地感受到老人当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拳拳报国志、追梦赤子心。

怀着对祖国的无限热爱之情,韩老于1951年8月由香港南华中学毕业后回到武汉,同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税收专修科学习。在校学习期间,他努力学习专业知识,积极参加校内活动,进一步接受马列主义思想,思想觉悟有了更大的提高,思想上进步很快,越发坚定了跟中国共产党走的决心和信心。特别是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家庭产业接受改造,那时的韩老,正确对待运动,并积极配合清查组工作,得到了组织的认可。与此同时,他以实际行动向组织靠拢,郑重地向团组织递交了入团申请书,决心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继续接受组织的考验。经过组织的谨慎审核,韩绍初同志于1952年9月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经历曲折初心不改

 

1953年韩老从武汉大学毕业,因学习成绩优异被选派到当时税务工作的国家最高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税务总局工作。作为国家培养的第一批税务专业的大学生,受到了领导的重视和重用,他怀着莫大的热情和豪情,投入到了伟大的税政工作中——认为给革命做贡献的机会到了。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由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政策,大量的税务人员被调往别的行业,他自己虽然留在原来的单位,但是只能做与税务无关的其他财政工作,暂时失去了要为共和国税收事业奋斗的机会。更严重的是在当时“四人帮”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大环境下,“出身”不好的他,已不宜留在机关工作,被分配到北京市第57中学从教。

虽然于1975年暂时离开了税务工作岗位,被分配到基层从教,但是他凭着“自己要为共和国事业奋斗终身的”初心,能够积极的正确对待工作岗位的调整,当时想的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党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而且要竭尽全力做好”。执教期间,连续三年被评为先进教师和一次区模范教师代表的成绩,就是对他三年教师生涯的肯定,也是他对自己初心的具体践行。

 

改革开放搭建舞台

 

时间来到了1978年,这是对年轻的共和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年份,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胜利召开,决定把全党工作重点由“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这是党和国家政策的大转折,也是韩老职业生涯的一次重大转变。正因为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经济体制由按计划经济开始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税收又重新成为调节经济的主要手段,韩绍初重新有了在税收方向大有作为的好机会,同时也进一步坚定了他为党做好税务工作的决心和信心。

回到财政部后,韩老已经完全卸掉了背在身上沉重的家庭包袱,可以“毫无顾忌”地、“大胆”地为党工作。通过自己充足的专业知识和加倍努力的工作,得到了时任财政部税务总局领导的肯定,同时也为他后半辈子能为党努力工作创造了极为良好的条件。

 

十七载税政工作展风采

 

再次回到财政部工作的十七年,由一名科员逐级提升为财政部税政司的首任司长,并在1987年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实现了学生时代就立下的愿望。十七年的税政工作历历在目,韩老对参与的国家税政工作的几件大事记忆犹新。

创建社会主义阶段税收存在的理论依据。为适应改革开放时代发展的要求,韩绍初通过大力宣传,为社会主义阶段税收存在的必然性和重要性创建了理论依据,倡议尽快恢复我国的原有税制。

1980年,税务总局召开全国税收理论讨论会,研究我国税收应选何种模式,韩老为大会撰写了《试论社会主义税收的职能》一文,主张:应从我国国情实际出发,走自己的路,采取间接税与企业所得税双主体模式,不赞成用美国的以所得税为主体的主张,肯定税收是社会主义国家促进生产、筹措财政资金、调节经济的必要手段,在社会主义阶段,只能加强,不能弱化。在当时推动我国税收采取双主体模式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后又在1981年财政部召开的财政改革辩论会上,被作为“主税派”一派的观点与“主计划经济派”的观点进行了交锋。经过激烈的交锋后,最终“主税派”的观点得到认可,为改革税制工作奠定了基础。

经过10年的实践论证,证明税制改革起到了排头兵的作用,不但引进了大量外资,激活了国有经济,推动了民营经济的发展,而且由于货物贸易排除了重复征税因素,使我国制造业得到了快速发展,中国税务学会在总结税收10年成果时,韩老的《试论社会主义税收的职能》一文被中国税务学会评选为“十年研究成果奖”。

参与财税改革工作。1979年国务院成立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韩绍初被组织派往体改办工作,参与税制改革,在一年半的时间内,认真分析研究了我国税改中存在的问题,倡议并草拟了我国税制改革的报告,参与起草了新的税法和税法说明。

用增值税来消除重复征税。1979年国家决定改组我国工业,韩绍初同志经过调研发现,我国的税收制度存在着重复征税问题,严重地阻碍了工业改组,经过认真思考,指出主张引进国外增值税的办法,来排除重复征税,推动工业改组。开始时,有关部门对“重复征税的说法”并不认同。后来,在上海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上,他被派到会上专门对“重复征税问题”作讲解,阐述消除重复征税后,既有利于工业改组,又不会减少财政收入,倡议把增值税扩大到货物贸易全范围实施,以推动我国工业实现专业化。此观点得到了有关领导的重视,推动了增值税试点、试行。

第一次税制改革。财政部成立财税改革办公室后,韩绍初由税务总局派到财政部财税改革办公室工作,主要参与税收制度的改革。期间,他很荣幸地参与了我国第一次税制改革的全过程,参与起草我国产品税、增值税、营业税三个条例。

1987年,韩老终于实现了他的政治夙愿,组织接受了他的入党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后,韩老由税务总局调到财政部担任财政部税务改革办公室副主任,这时他感到自己的责任更重了,决心更加努力工作,来回报党的恩情。

1988年夏,韩老利用他唯一一次暑期休假的机会,向财政部党组写了两篇建议性的文章《国外实行增值税及其对我国的借鉴意义》和《国外实行增值税的情况及在我国全面实施增值税的建议》,这两篇文章很快得到了时任财政部常务副部长李朋同志的高度重视,他不仅做了长篇的重要批示,而且决定采取实际行动向全国扩大宣传,为达到宣传效果,由财政部将韩老的两篇文章编写为《国外推行增值税的情况和特点》,撰稿登载于《财政动态》上。

持续推进税制改革。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上,确定了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务院成立了税制改革小组,时任财政部副部长项怀诚同志任税制改革小组组长,韩绍初同志任副组长,为了使税制促进国内统一市场的形成,韩绍初主笔写了《中期流转税制改革的设想》一文,对这次改革流转税的指导思想和目标模式,流转税改革的具体方案,以及统一内外资两套流转制度作了详细论述。

 

退居二线热情不减

 

1994年退居二线后,韩老连续三届担任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常务理事等职务,继续关心国家税政事业,参与税制改革有关工作,15年里发挥了重要作用。

纠正增值税执行中出现的问题。在增值税法颁布后,在前期执行中,韩老一直很专注执行的效果,经过认真细致的调研,敏锐地发现了两个问题:一是在进口环节的增值税随关税同步减免时,不仅给财政收入捅了个大窟窿,而且给不法商人利用增值税扣税机制虚开增值税发票骗税造成了可乘之机,期间,全国出现了上百起虚开增值税发票用以大额骗税的恶性案件;另一个是因进口环节征税不到位,降低了出口退税能力,造成在出口环节将增值税零税率退税改成了按退税率退税,一方面因退税不足,使我国出口商品在国际上被双重征税,阻碍了我国商品的出口,另一方面不法商人则利用增值税出口退税机制和海关管出口、财政管退税的管理漏洞,通过重报出口的手段骗取税收,同样出现了不少恶性案件。

这些现象从宏观方面讲,在我国产生了进出口贸易平衡的情况下,产生了进出口退税不平衡的矛盾,亟待纠正。为了推动解决上述问题,韩老写了《谈谈增值税处理进出口税收的方式》一文,深入阐述为什么搞增值税必须与国际接轨,接转必须严格执行进口依法征税,出口必须执行零税率的理由。随后的几年中,我国在上述问题上大有改善。

为推动增值税改革做舆论准备。2001年中国入世后,与荷兰国际财政文献局开展税收合作研究项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与税制改革”,卢仁法会长派韩绍初作为中国首席专家参与此研究项目,这给了他与欧洲增值税专家共同研究国际增值税机制的极好机会,经过两年合作研究进一步提高了对国际增值税状况的认识。合作项目结束后提交研究报告,提出了国际上最佳模式:经过改进的现代型增值税,并主张认为我国增值税的改革方向,也应当走现代型增值税之路。

自那以后,为了进一步推动增值税的改革,他连续不断的撰文向国内介绍现代型增值税,发表了《谈谈现代型增值税》、《现代型增值税的优势和特点》、《推行现代增值税是增强国家财政职能的重要举措》、《推行现代增值税各行各业都将受益》等7篇论文,论文发表后,均收录在《改革进程中的中国增值税》一书中。

2005年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出现了商品大出大进的新态势,韩绍初再次撰文《顺应加入WTO出现的大出大进新态势,实施新的税收战略》,阐述进口商品与国内商品平等纳税和出口商品用好用足出口退税政策,呼吁大力实施扩大出口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的新战略。

2008年为了使税收政策更适应经济全球化的要求,他再次就进出口税收政策发表论文《再论实施增值税进口全额征税出口税率为零的重要意义》,再次呼吁有关部门的领导关注这个问题。

为营业税改增值税提建议。2008年7月韩老向财政部、税务总局领导正式提出了《对中国增值税应进行第三次改革的一些看法》,把营业税纳入增值税范围,以实现货物贸易服务市场实行统一的增值税,并且通过此项改革调转商品税的征收方向,将对企业价内征税,改为对消费者价外征税,以恢复商品税调节消费的功能。此建议受到了时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肖捷同志的高度重视,肖捷同志不但向局里有关领导作了重要批示,而且对这个文章进行了充分肯定并给予了赞扬和鼓励。

2012年党的十八大后,我国进一步改革了增值税,将营业税改为增值税。

 

建言献策使命犹在

 

韩老于2009年卸去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常务委员等职,完全退休后,未忘使命,自我立题,继续研究税制改革问题。

为税制改革建言献策。退休后,韩绍初用数年时间系统地回顾了国际上改造间接税的全过程,发现所谓现代增值税用中国话来讲,实际上就是由企业依法向产品购买方价外特征的商品税,从命名的科学性和确切性考虑,不如直截了当的称为商品税好,这样中国人一看就懂,一听就明白。

为此,2014年初,韩老为纪念1994年税收改革撰文《现代型增值税——一种统一、科学合理、简化的商品课税制度》,受到了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批示:请税政司研,绍初同志我早就相识,有30年了,有机会代我向他问好。国家税务总局王军局长亲自回信表示赞扬:您在文章中对我国增值税改革提出了一些很好的看法和建议,看后很受启发。我已批示请有关局领导及司局认真研究。

2014年9月,国家税务总局王军局长主持召开纪念1994年税制改革20年座谈会,特邀韩老参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交流。

为党的十九大建言。2017年党的十九大召开前,韩老荣获财政部离退休干部局2014-2017年度“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作为展览路党支部的党代表参加了中共财政部离退休干部局第八次代表大会。期间,财政部号召党员为十九大写建言,利用参会的空闲时间,经过认真思考,他将建言修改完善为《调整税制结构、厘清税际关系   彻底完成我国商品销售税和企业所得税两大主体税种改造工程的建议》。

文章写成之后,又专门写了一封信,分别送呈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同志和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同志,信中提出了“早日完善商品劳务税和企业所得税两大主体税种改造工程的改革思路”,认为我国下一步税制改革应当是创造符合中国国情新税制的一次大改,要走自我创新之路,确立我国在税制改革方面的国际领先地位,把改革的重点放在两大主体税种的改造上,将增值税正名为对买方价外课征的商品税,把企业税改为按企业利润征收的利润税。

当文章与信分别上报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后,财政部领导批示:请税政司认真研究绍初同志建议;王军局长回信说:您的思路与税制改革的目标方向高度契合。并赞扬了他的分析和评论,表示要认真参考吸纳。

该文章受到中国老教授协会的重视,以《完成我国两大主体税种彻底改革的建议》为题编入《建言》第184期,并报送国务院有关领导。

 

矢志不渝奋斗不止

 

2018年11月中国税务学会召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与展望税收学习研讨会,韩老作为税收界为改革开放作出重大贡献的老领导被邀请参会,会上,钱冠林会长介绍了绍初同志在税收上创新的成绩和贡献,并安排在主席台嘉宾席就座,孜孜以求的付出和奉献赢得了尊重和荣誉,也让韩老感到深深的感动和由衷的自豪。

回顾自己投身税政事业的点点滴滴,已达88岁高龄的韩老感慨万千:自己的后半生虽然为党的税收工作做了些工作,但觉得在税收工作上绝非先知先觉,自己的税收知识是从实践中一步一步加深认识的,在税收科学面前,还是一名小学生、新学生,现在虽然感到老了,但使命依然重大,税收工作上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自己的许多建议,由于未能把问题讲清楚,并未被采纳或未被完全采纳,所以仍要不忘初心,继续为完成使命而奋斗,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网站标识码bm14000001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