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当前位置: 首页>左侧栏目>往事回忆

“预算螺钉”史绍绂

--访财政部离休干部史绍绂


作者  闫新列

 

有这样一位老人,他自幼孤苦、半生漂泊、受尽磨难,但却依然坚韧不拔、坚定信念、执着信仰,对党始终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终在56岁时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有这样一位老人,他潜心于会计制度理论研究,心无旁骛、埋头苦干,在财政部门辛苦耕耘近半个世纪,完成著述二十余部,为党的财政事业保留了几百万字的宝贵财富。他就是财政部预算司原副巡视员离休干部史绍绂同志。

 

旧社会,风雨飘摇,日暮途穷

 

史绍绂同志,1928年11月25日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城东南古城子村,6岁时其生母便去世了,和普通人相比,他的童年无疑是缺少母爱和欢乐的。少年时期,由于父亲工作的调动,他先后辗转沈阳、吉林、锦州、长春等地完成了小学、中学的学业。1944年史绍绂从日伪新京(长春)第二国民高等学校毕业,被分配到“电信株式会社”(公司)工作。在日伪的统治下,亡国奴的日子并不好过,经常无端受气被欺负。1945年“八一五”日本战败投降后,本以为受人欺负的日子就此结束了,没想到却丢了“电信株式会社”(公司)的工作,失业在家。1946年初,经朋友介绍,史绍绂来到旧长春市教育局从事会计工作,这也为他日后从事财政工作埋下了伏笔。但是好景不长,不到半年的时间,国民党“劫收”了长春市政府,没有背景的史绍绂再次被裁员,赋闲在家。所幸家中还经营着一家小书店,尚可免强度日。史绍绂一边帮助家人打理书店的生意,一边利用空闲时间读书学习,一家人就这样平淡地生活着。1948年,长春城被人民解放军团团包围,城内人心惶惶。4月18日,史绍绂正在大街上赶路,不料却被抓了兵,分发到国民党第60军52师三团迫击炮连,在长春市区的驻地站岗放哨。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全面打响,东北野战军在辽宁省义县至河北省滦县300余公里战线上向国民党军发起进攻。至10月1日,切断了北宁路,孤立了锦州。1948年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发起总攻。经31小时激战,于15日攻克锦州,全歼守军10万余人,俘范汉杰及第6兵团司令官卢浚泉等,完全封闭了东北国民党军从陆上撤向关内的大门。锦州攻克后,困守长春的国民党军第60军军长曾泽生,在东北野战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争取下,于1948年10月17日率所部2.6万余人起义。21日,长春宣告和平解放。史绍绂跟随所在的国民党军第60军起义。10月的长春已经非常寒冷,史绍绂只穿着一身单衣,饥寒交迫,狼狈不堪。他跟随残兵走到吉林省九台县,历历往事涌上心头,他想到自幼丧母,从小在家里受够了气,吃够了苦,在旧社会苦苦挣扎还是找不到出路,最后还险些当了国民党的炮灰。他悲愤交加,越想越不是滋味,他不愿再当兵打仗,于是只身一人拿着路条回到长春,只想寻找一个能够吃碗安稳饭的地方,平平安安度此一生。

 

新中国,初见曙光,结缘财政

 

1948年11月,史绍绂走在长春的街头,意外看到了东北财政部会计训练班的招生简章,他欣喜若狂,立即拿着日伪的国高文凭前去报名。录取后史绍绂和几百名学员一道前往哈尔滨求学,后又迁往沈阳。1949年在沈阳,史绍绂正式开始了在东北财政部会计训练班学习的生活。经历过苦难的人,总会特别珍惜幸福的时光。经过政治审查和业务培训,史绍绂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顺利结业。当时报考东北财政部会计训练班的学员有200余人,经过政治审查,有100多人被清理出去,最后实际结业的只有100人。这100名结业生中有80人被分配到东北财政部盐务局工作,10人跟随南下工作团“进关”,还有10人留在了东北财政部机关工作。史绍绂幸运地被分配到了东北财政部会计室(处)工作,说是幸运,其实这与史绍绂平时刻苦努力学习、业务知识过硬是分不开的。幸运总是眷顾努力的人们。至此史绍绂正式进入财政部开始了半个多世纪的财政生涯。

1951年全国开展“三反”运动。中共中央东北局组建四人工作组,史绍绂同志因为专业知识过硬,业务能力强,工作认真负责,被选为财政部的代表参加四人工作组。随后工作组进驻试点单位(东北区医药公司),史绍绂主管账务清查。也正因此项工作,史绍绂才有机会结识了时任东北区医药公司会计员的张树民同志,谱写了他们爱情的篇章。1952年试点单位“三反”运动告一段落,四人工作组撤销,史绍绂回到东北财政部机关工作。1953年东北大区撤销,史绍绂被分派到北京,前往财政部预算司工作。同年国庆前夕,史绍绂同爱人张树民在沈阳结婚。自此至离休,史绍绂在财政部预算司一直工作了四十余年。

 

改革开放前,坎坷曲折,执着追梦

 

参加革命工作以来,史绍绂积极地向党组织靠拢,虽然一颗红心心向党,但由于出身不好,一直没有被党组织接纳,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出身往往比其他都重要。入党无望的史绍绂安心于本职工作,刻苦于钻研会计理论研究。史绍绂曾自嘲地说,政治前途无望,入党无望,愿做一个党外的布尔什维克,好好为人民服务。

史绍绂性情耿直,喜欢直言不讳,因此也吃过不少苦头。1956年在“反右”运动中,史绍绂写了一张题为:领导有“三偏”的大字报,抨击当时某些领导干部的偏听、偏信、偏爱陋习,结果被认定为是“右派言论”,险些被打成“右派”,幸亏单位主要领导爱惜他的才华,对他加以保护,才得以从轻处理。史绍绂在全司干部大会上承认错误,并做了深刻检查,才未给予组织处理。史绍绂从这件事上吸取了教训,从此对待任何事情都是小心翼翼,谨言慎行,专心做好业务工作。

1959年干部下放劳动,史绍绂随队到北京市昌平县马池口区西沙屯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爱人张树民带着儿子史啟调到北京工作,财政部给史绍绂分了一间筒子楼(宿舍),一家人得以团聚。一起生活的日子虽然很清苦,但是一家人住在一起还是充满了欢声笑语。1960年女儿张红的出生,更是为这个小家增添了无限喜悦和欢乐。

1963年,财政部组织编写高等财经院校试用教材《国家预算》一书,史绍绂因财政专业知识过硬被推选为编写组成员,并组织起草了该书部分章节。此书主要讲述国家预算的基本理论和业务知识,是新中国早期重要的高等财经院校教材。1964年《国家预算》一书正式出版。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财政部预算司分成两派,各自成立了战斗队,史绍绂等几个所谓的“落后分子”被甩在队外,成了“逍遥派”。大家都在搞斗争,没有人再谈工作,史绍绂倒也乐得清闲,可以闲下来看看书。不久后,“保皇派”把史绍绂吸纳到队伍中。文化大革命发展过程中,预算司有大字报给史绍绂戴上了“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史绍绂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恐慌和害怕。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69年4月18日(正是史绍绂1948年被国民党抓兵的日子)史绍绂交回了财政部分配的住房,同几百名干部及家属一起下放到湖北沙洋财政部五七干校劳动(当地称为湖北省劳改局农场)。同年,爱人张树民也带着幼女被下放到商业部五七干校(辽宁盘锦)劳动,只能将未成年的儿子寄养在亲戚家中独自在北京读中学。一家四口开始了三地分居的生活。感觉生活一下子回到了动荡年代,不知道明天还会有什么样的厄运降临,史绍绂又一次陷入了困惑和绝望。

命运总是眷顾努力的人。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史绍绂一直没有放弃财政专业知识的学习。1971年财政部要开展一项重要的调研工作,紧缺财政专业技术人才,史绍绂又一次被临时借调回京参加此项调研工作。在调研过程中,史绍绂工作认真负责、专业知识过硬,出色地完成了调研任务。1972年3月调研工作结束,史绍绂整理好行囊,买好南下的火车票,准备回到干校劳动,这时财政部人事部门突然传来了好消息,通知史绍绂不用再回干校劳动了,继续留在预算司工作。史绍绂接到通知,心中万分欣喜,感觉生活重新看到了曙光。当时的财政部预算司已经裁减为一个只有12人的工作小组,史绍绂继续分管预算会计制度工作,兼办文革查抄财物处理、人民来信、来访等杂务。财政部又给史绍绂分配了一套二十多平米的简易房,虽然是三无房(无客厅、无厨房、无厕所),但一家人又能住在一起,这就是最大的幸福。这套小房子,史绍绂一家一直住到10年后的1982年。

1975年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工作,全国开始搞整顿。财政部预算司成立了制度处,开始加强规章制度的建设工作,史绍绂又有了新的用武之地。

1976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对于中国来说虽是灾难深重,却也绽放了新的曙光。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中国三位伟大政治人物相继逝世、东北陨石雨、唐山大地震等等,这是改变中国命运的一年。在这一年里结束了文化大革命,粉碎了“四人帮”,一切生活都慢慢地恢复了正轨,伟大的中华民族又再一次焕发了新生。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时任财政部部长的张劲夫兴奋异常,在财政部党组会上,用手敲击着桌子侃侃而谈。尽管当时张劲夫已是年过花甲,但他仍然劲头十足地说:“‘文化大革命’结束了,要大刀阔斧地进行整顿和改革,大力扶持生产,与全国人民一道,促进国民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

1977年财政部部长张劲夫同志,根据党中央指示精神,亲自主抓全国控制社会集团购买力工作。同年10月,国家计委、财政部、商业部、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联合在河北廊坊召开了第一次全国控制社会集团购买力工作座谈会。会议由张劲夫部长主持。会议继承了1960年中央“关于紧缩社会集团购买力指示”和当时的具体做法(文革期间停滞了10年)。本次会议统一了思想认识,讨论了相关管理办法,做了恢复性、开拓性工作。史绍绂参与了有关制度办法、会议文件的具体起草讨论等工作。张劲夫部长曾单独找史绍绂了解“控购”的历史情况。史绍绂切身地感受到张劲夫部长对待工作认真负责,深入基层、不耻下问的领导作风,让史绍绂深受教育和启发,使其工作干劲倍增,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1978年,财政部联合“有关部门”制定的《社会集团购买力控制管理办法》正式印发执行,史绍绂继续负责处理“控购”的日常具体工作。这一年,国家财政收入突破1000亿元大关。

 

改革开放后,建章立制,砥砺前行

 

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改革开放的决策,从而开启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1979年7月,国务院财经委首次成立了体制改革研究小组,由张劲夫领导。对于体制改革,有两个代表人物:一个是经济学家蒋一苇,他倡导企业本位论,主张以企业为本位,来构建整个体制框架;另一个是杨培新,他主张改革分三大步,扩大企业自主权是一步,第二步是组织专业公司,第三步要发挥银行的作用。另一影响较大的,是理论工作者刘国光,他主张“计划调节为主,引入市场机制”。总的理论趋向是,指令性计划不可能取消,要以计划调节为主,但一定要引入市场机制和价值规律。这是一个核心观点。第二个核心观点是对企业的认识。企业是全民所有,就是计划调拨,为什么要引入市场机制,承认价值规律呢?为了改变企业吃大锅饭,干好干坏一个样,恢复了奖金制度,还要进一步实行企业利润留成制度,企业有利润了,就留出一块利润,建立发展基金、福利基金、奖励基金。这样企业就有了自身利益。在理论上概括为“相对独立的商品生产者”,所以国家在管理企业的时候就要引入市场机制。第三个核心观点是,认识到社会需要不断变化、生产结构不断调整,靠单一的国家计划,无法保障经济按比例发展和企业产供销的平衡。刘国光的研究为改革初步设想打下了基本框架。文件写出初稿后,张劲夫主持召开了一系列座谈会。1979年12月3日,终于形成了《关于经济体制改革总体设想的初步意见》。1980年初《关于经济体制改革总体设想的初步意见》开始试行。史绍绂再次看到了曙光,对改革开放充满了信心,更加鼓足干劲,努力工作。

改革开放之后,国民经济得到了快速的恢复和发展,财政工作也越来越被重视,工作虽然越来越繁重,紧张、辛苦、忙碌成了常态,但史绍绂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轻松畅快。1982年财政部派出审计工作考察团二人(史绍绂和沈康南)赴维也纳。一面列席世界审计大会,一面考察奥地利的审计工作。这是史绍绂第一次走出国门,看到外面的世界。西方世界的发达和富足深深地震撼了史绍绂的心灵,他当时心想我们的国家何时能够建设的这样繁荣昌盛,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也能过上如此幸福的生活。这一年史绍绂家还有一件大喜事,从住了十年的“三无房”搬到了花园村的单元楼房,有独立的厨房、卫生间,还有宽敞明亮的客厅,家里人都非常高兴。

1984年经历了长达34年的考验,56岁的史绍绂终于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史绍绂同志非常高兴,梦寐以求的理想终于实现了,入党的神圣时刻,让史绍绂铭刻于心,终身难忘。

史绍绂在财政部预算司工作期间一直致力于会计理论制度建设研究工作。1980年高等财经院校试用教材《国家预算》一书经过修订出版,史绍绂参与起草了第六、七、八三章,约五万字。1981年史绍绂组织编写的高等财经院校试用教材《预算会计》一书出版。1983年,史绍绂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起草个人专著《国家金库基础知识》一书,1985年该书出版。1985年史绍绂参加了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等单位联合组织编写的《行政管理学讲座》一书的编写,史绍绂负责预算管理章节的编写。在随后的十余年间,史绍绂先后参与编写了《预算管理学》《预算会计(中等财校试用教材)》《预算会计新编》《总预算会计新编》《乡镇财政综编》《全国首届会计知识大赛试题选编》《助理会计师、会计师实务(预算会计类)修订本》《会计专业技术资格考试试题及答案汇编》《预算会计原理》《财务大全》《新中国会计五十年》《预算会计原理新编》等十余部著作。史绍绂参与编写、组织编写、担任主编、或总纂的有300多万字(不包括《财务大全》、《新中国会计五十年》两本大部头书籍),其中史绍绂亲自执笔的有100多万字。史绍绂同志几十年笔耕不辍,为财政事业的发展,特别是预算会计领域理论制度建设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幸福离休生活,手不释卷,不辍笔耕

 

1989年史绍绂被任命为预算司副司级调研员。1990年全国预算会计研究会成立,田一农(财政部副部长)任会长,李慧中(预算司司长)、李晓波(副司级)、王庆成(人民大学教授)任副会长,史绍绂任副会长兼秘书长,主要负责刊物主编等文字工作。一直到1996年全国预算会计研究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史绍绂被免去副会长兼秘书长职务,其间他一直在全国预算会计研究会工作。

1996年,史绍绂正式开始离休生活,从此居家安度晚年。闲下来的史绍绂寄情于养花种草,生活自在安闲,但他仍是手不释卷,坚持学习和阅读。1999年为了庆祝新中国建国五十周年,财政部计划组织编写《新中国会计五十年》一书。时任会计司副司长余秉坚负责具体组织编写工作,提名史绍绂负责预算会计专业部分编写。史绍绂欣然接受,从做计划、拟大纲、到动笔起草,忙活了大半年。同年9月,《新中国会计五十年》出版,这本书有关预算会计的部分,展现了新中国预算会计工作的历史沿革和实践经验,也浓缩了史绍绂这颗“革命螺丝钉”大半生工作经历和心血。这本书的出版,让史绍绂倍感欣慰。

今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经财政部党组批准,将开展“我和共和国财政”主题征文访谈活动。我们联系了史老,希望他能够抽出宝贵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喜出望外的是史老很爽快的就答应了。登门采访时,我才第一次见到这位慈祥和蔼的老人。一进门,史老就热情地给我们让座,并端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饮料,让我们紧张的心情一下放松了。访谈中,史老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材料,详细地给我们介绍了他在财政部工作的历史情况,让我们对史老、对财政的历史有了更为直观深刻的了解。老一辈财政人这种认真负责、不畏艰辛、敬业奉献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们。我们真诚地向史老致敬,向为共和国财政事业敬业奉献、奋斗终身的老一辈财政人致敬。您们辛苦了!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网站标识码bm14000001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