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离退休干部局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两学一做 畅谈建言

加快发展老年教育 提高夕阳生活质量

  

离退休干部局展览路党支部   丁允衍

  我是2008年从财政部干部教育中心退休的,因为曾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新闻摄影专业,在部里多年从事培训会计的远程电视录像以及网络教学工作,退休后在部里的老年摄影班教学,第二年就开始在水利部老年大学担任摄影课老师,至今已经第9个年头了。我看到老年学员的逐年增多,一个班从不到30人增加到近百人,从普通教室搬到多功能厅,一个班分成两个班。学员的逐年增加带来了师资、教学设备、教学场地以及投资等多方面的问题,不得不限额招生,致使不少老同志不能得到及时学习的机会。

  记得去年有媒体报道,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有一位81岁的旁听生,蹭课6年,只为画画,年轻学子在感佩之余,送上雅号:学霸爷爷。“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谁说受教育只是年轻人的权利?谁说人到老年只能任凭岁月摆布?学习是一生之事。可惜,对于不少老年人来说,继续受教育是奢侈的,能进入老年大学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人民日报曾报道安徽合肥市老年大学,每到招生之际,报名异常火爆。一共249个班,所有教室全部坐满,招生人数已极度饱和。在教学过程中,我也是亲眼目睹了老年学员的学习热情,他们有丰富的阅历,有很强的自主意识,他们有获得新知识和掌握新技术的强烈欲望,为了克服老年人记忆力普遍下降的问题,他们在计算机旁付出了比年轻人多几倍的努力,发愤苦学,学而忘食。然而正是他们保持了这样积极进取的精神,保持了这种健康的心态和身体,在学习中获得了人生晚年的乐趣。

  而事实上,老年大学“一位难求”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一边是旺盛的求知欲,一边是挤不进的校门,这让多少老年人引以为憾?缺老年大学、缺师资力量、缺资金投入,弥补现实中的这些缺憾,既是制度设计的过程,也是制度落实的过程。《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早就明确规定:“老年人有继续受教育的权利。国家发展老年教育,把老年教育纳入终身教育体系,鼓励社会办好各类老年学校。”去年1020日,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对加快发展老年教育、扩大老年教育供给、创新老年教育体制机制、提升老年教育现代化水平作出部署。这个《规划》的出台,可谓让权益落地。《规划》提出了发展老年教育的五项主要任务,其中摆在首位的即是扩大老年教育资源供给,优先发展城乡社区老年教育,推动老年大学面向社会办学。弥补短板,迈出扩大资源供给这关键一步,接下来的难题才有可能迎刃而解。

  《规划》提出,到2020年以各种形式经常性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比例达到20%以上。而据统计,截至2015年底,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22亿人,占总人口的16.1%。在4年多时间里,起码要满足四五千万老年人经常性参与的教育活动,这需要教育、组织、民政、文化、老龄委等部门密切配合,也需要完善经费投入机制,增加对老年教育的投入。

  在《规划》具体执行的过程中,还要特别重视两个平衡。一是“硬件”与“软件”的平衡发展,且不要出现盖起了校舍、添了设备,却没有师资力量的被动状况。要重视老年教育的师资培训和老年教育的教材建设,不搞花架子,不搞形式主义;二是要重视城市和农村老年教育的平衡发展,按照《规划》在优先发展城乡老年教育对口支援,鼓励发达地区以建立分校或办学点、选送教师、配送学习资源、提供人员培训等方式,为边远地区和农村社区老年教育提供支援。

  “活到老,学到老。”继续受教育,既是老年人的权利,也是需求。“壮心未与年俱老”,只要心态年轻,何惧岁月催老?只要不断学习,人生自会开阔。随着老年教育不断推进,相信每个人都可以更优雅地老去,拥有更丰富的人生。

附件下载:

相关文章:

发布日期:  2017年07月21日